多乐彩票_多乐彩票app_多乐彩票网址

自己主公对战事还是很着急的不过自己这些人呢

结果一听自己主公所问,大帐内鸦雀无声,没一点儿动静了。就只能是听到人喘气的声音。要说曹操不仅仅是带了荀攸和程昱两个谋士,手下还有不少大将呢,比如说夏侯兄弟,都在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显然。如今众人都没有好主意,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啊,曹操心说。对此。他心里都知道,不过曹操也不是没想过。这自己之前一直都没多说什么,所以如今看着样儿。自己是应该逼他们一下,要不然的话,这己方进攻函谷关,就这样儿了?
 
    因为对战事,曹操确实不是那么满意,所以他是真希望能有点儿其他的方法,破了函谷关,也别让己方成天整日都去攻关,然后还登不上关头,反而己方士卒也损失不小。可不是吗,这些时日,己方可伤亡了一批人马,曹操心里都有数,也有点儿心疼,毕竟都是家底儿啊。
 
    这如今不就靠着这些人给自己打天下吗,曹操不是袁绍,一点儿都看不上己方的士卒。虽说和士卒身份地位差距太大,可曹操还算是知道收拢人心,也知道士卒不好损失太多,要不然都没有人马了,谁给你出力卖命打天下啊?
 
    因此,曹操觉得得紧逼一下手下,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有些其他的想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第一说话的还是荀攸,毕竟作为谋士来说,他当然也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而且如今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,那么自己要是不说点儿什么,也不对也不好。所以第一个说话的人,不是程昱就只能是自己。而程昱呢,之前他们两人确实是对视了一眼,不过显然,程昱把第一个开口的机会,让给了荀攸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程昱在整个兖州军中,都属于年纪最大的那一个,因此他基本上不会和荀攸他们去争啥呢么。毕竟在他看来,这自己年纪都这么大了,机会还是应该给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才是,而且荀攸他们那几个,只比自己强,绝对不会比自己差就是了。所以对于他们,程昱还是很服的,因此,他基本上不会去和他们去抢什么。
 
    因此,这个机会他还是让给了荀攸,这先说话,可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儿,尤其是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荀攸呢,之前和程昱对视之后,他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。所以是投桃报李,荀攸对程昱是微微点了点头,也表达了他的谢意。要说起来他确实不认为程昱就比自己强,可怎么说呢,程昱的年纪在那儿摆着呢,经验丰富,这个确实自己不如他。并且程昱算是前辈了,因此,荀攸还是很尊敬这个前辈的。并且这个前辈很是提携后辈,所以确实是值得尊敬!
 
    所以此时就听荀攸说道:“主公,属下以为,这函谷关天下雄关,确实非一朝一夕能破得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忙问道:“那么公达之意是?”
 
    “主公,驻守在函谷关的凉州军将领,吴懿、黄权还有彭羕三人,除了彭羕不在关上之外,其他两人是都在关上守御,确实是我军劲敌!可吴懿和黄权两人,并非籍籍无名之辈,反而还算是有点儿名声,想马孟起让他们守御在此,显然一般般的计策,两人是不会中计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一听,是心里凉半截,显然荀攸这意思,他好像也是没有什么好想法。可他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:“不知公达可否有何良策?”
 
    荀攸闻言,是心里叹了口气,“回主公,没有!那黄权黄公衡其人,也算是一个谋士,因此在吴懿和黄权两人都不会带兵出来的时候,确实没有能让两人中计的计策!如今我军,还是要循序渐进,日日攻关,早晚函谷关必到我军手中!”
 
    荀攸虽说是没说出来什么好计策,可他最后也是说了,对己方有信心,还得这么日日去攻关才行,要不然,还是没有好办法啊。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说自己逼你们这些人,也是没有办法。我自己没有办法,你们这也是没办法啊。不过他还是说道:“公达之意,我已知晓。仲德,你来说两句!”
 
    程昱闻言是连忙应诺,他早就察觉出来了,荀攸说完,自己主公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和自己所想一样儿,自己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,那样儿可真是绝了自己主公的面子。
 
    因此他还是说道:“主公,之前公达所言,属下附议!如今的情况,还未有何主意,能让吴懿黄权两人就范!如果属下有其他想法,一定会尽早通知主公,请主公做最后决断!”(。。)u
 
 
第六六〇章 临湘城曹仁议战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说果然!这程昱的话,和他所想,确实是“八/九不离十”,根本就没差多少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他也确实没指望说自己这么一说,手下人就有主意了,那是做梦。之前曹操就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,所以才这么一说,主要是他认为,真是自己不逼手下人一下,他们估计都不着急,不给自己出主意啊。
 
    至少曹操认为,这么一逼他们,基本上众人都知道自己着急,他们也该是着急着急了。不是曹操之前看不上他们的态,主要是他还没觉得众人比自己还着急,还是没过放在心上啊。所以他就认为,自己该说的话,是一定要说出去的,要不然的话,不逼他们一下,这可能永远都没有什么好主意。
 
    听了程昱的话后,曹操微微点头,“仲德之言有道理,如今的情况,我知道,不过希望各位能集思广益,想到破城的主意,如此的话,也不至于如今这样儿了!”
 
    --------
 
    众人一听,不少人都是略显惭愧啊。可不是吗,自己主公对战事还是很着急的,不过自己这些人呢,显然没有这样儿。不是说就不着急,主要是和自己主公相比的话,确实是差多了,这个他们都知道。因此,一听自己主公这话的时候,不少人都是低下了头。让出主意,没有,谁也想不出来。这如今还是只能去强攻关,其他别的方法,也没有啊。
 
    可这么一来,就只能是日日伤亡,己方每进攻一次,就要伤亡一回。就这样儿,久而久之。不怀疑己方能有破关的那一日,可是到了那一日,不知道己方要损失多少人马?要是少点儿的话,能接受的还可以。可要是多了,接受不了的,出乎意料的,那么最后一个函谷关,可就要成为己方的噩梦了。而且显然。这最后也许可能就要得不偿失。
 
    所以他们中不少人都低下了头,无比惭愧,这自己主公有事,当然是属下服其劳,不过如今来看,除了乐进带兵进攻之外,其他人好像都帮不上多。
 
    --------
 
    曹操则注意到了几个人的表情,结果他此时一笑,说道:“各位,各位不必如此!这能不能有什么破敌之策。却还得看天意!最后就算有办法,那也是要‘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’,老天让咱们成就成,不让成,还是要败!不过只要各位努力,哪怕就是日日这么进攻函谷关,我相信迟早有一日,雄关必破!各位说,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“是!主公之言对了!”
 
    “不错!属下正是如此所想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曹操听着众人七嘴八舌。;&#103;&#46;&#99;&#99;]他是满意点了点头,对他来说,军心可用,只要士卒那边儿有信心、有士气。那么还何愁破不了一个函谷关?天下哪有破不了的城池、关隘,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”啊,想想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--------
 
    最后还是曹操说话了,“各位,各位能如此。我心甚慰啊!各位如此,我军何愁破不得函谷关!还望各位再尽力为之,争取早日破得雄关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谨遵主公之言!”
 
    众人此时是齐声应诺,对他们来说,自己主公能这么说,那么就代表他不怎么计较之前的事儿了,算是揭过去了吧。说起来自己主公之前的意思,自己这些人都明白,不过还算好就是自己主公没有过计较,至少这还没多说什么呢。所以之前不少人都觉得自己是惭愧非常,不过如今算是好多了。
 
    最后曹操还是对众人微微点头,显然他是对他能都是满意的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。对曹操来说,这如今还真是,要想马儿跑,可还得给马儿吃草,这都是必须的。
 
    --------
 
    所以在黄忠看来,那么既然如此的话,这最后曹仁他们也只能是无奈收兵了。要不然的话,他哪怕不是这么个想法,也得让牛金继续进攻下去啊。毕竟这之前他可没受伤没怎么样儿,无非就是让自己带着己方士卒给逼退了而已。所以联军鸣金,无非就是曹仁和鲁肃他们不相信牛金今日能登上城头而已,所以既然不能,那么今日还不如尽早撤退呢。
 
    这就是黄忠此时此刻的想法,不过在他的想法中,如果自己是曹仁还有鲁肃的话,至少自己不会这个时候鸣金收兵,怎么说也得……
 
    --------
 
    曹仁中军大帐,此时他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如今我联军受阻临湘城,要我来看,只牛将军一人,确实是难以对付那黄忠,所以不知道各位觉得,是否要加派人带兵攻城?”
 
    这些时日以来,确实是给曹仁憋坏了,这牛金和曹真的组合,让曹真受伤了,伤势为全好之前。他肯定是不能上,他是想,可自己却不能如此。至于说其他人,倒是随便了。就看众人的想法,尤其是鲁肃和张辽的意思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曹仁还真是不想这样儿。毕竟之前在罗县,已经是己方出了所有的将领,除了自己和鲁肃之外。是所有人都上了,最后才破了罗县。可如今呢,就是连城头都上不去,那么自己也无可奈何,还是加派人手吧,不是增兵,是增加将领。让郭淮、牛金还有张辽,他们人一起带兵进攻,自己还就不信了,对付不了一个区区的老卒?
 
    这就是曹仁的想法。他是没敢小看了黄忠,可也不认为个人加在一起还对付不了他。
 
    --------
 
    鲁肃一听曹仁的话,他是眼微挑,心说你曹孝,终于是要坐不住了?忍不住了?呵呵……
 
    说起来一切都在鲁肃的意料之中,他也确实是这么个想法。鲁肃更清楚,曹真有伤,他倒是想上,可曹仁不会让他出阵。那么如今就凭他牛金一个人,是怎么也不会是黄忠的对手的。就说其人的年纪,大把的经验,就不是牛金所能比的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